不羡

七年之痒

ooc是我的,大战后沈巍失去黑能量和异能成为一个普通人




沈巍看了看表,23:40了,他起身去厨房给赵云澜熬了粥,七年了,他们之间发生了许多变数。他们的相识,他们的相爱,和他们的矛盾,七年仿佛是所有人爱情中的一道坎儿,从激情,到平淡,再到厌倦,谁也逃不过,包括他和赵云澜。




赵云澜因为酒精作用,变得迷迷糊糊,胃还在翻滚。沈巍下楼接了赵云澜,并向他的朋友致谢。这是第几次了?沈巍不知道,也无心去计较,他累了。




回到家沈巍帮赵云澜换了衣服,一口一口地给他喂粥,看到赵云澜脖子上的吻痕,心也一点一点的凉了下去。




沈巍毫无意外的又失眠了,他把赵云澜扶上床以后自己去了书房。灯是关的,只有电脑发出的光包裹住了沈巍,他在看他们的结婚照,七年了,赵云澜早已不是原来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赵云澜了,而他也不是曾经的黑袍使了,他们都是凡人,生活在尘世中,谁也少不了七情六欲。




第二天早上,赵云澜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死命地按着因为宿醉而疼痛的太阳穴。他想起昨晚自己做的蠢事,光着脚就跑去洗手间,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红印,他乞求沈巍没有看到。




也许是因为愧疚,今天的赵云澜破天荒的没有用沈巍叫,而是自己穿好了衣物早早得下了楼 ,看的沈巍忙着做早餐,讪笑道,‘今天,做什么好吃的呀,’




‘三明治’




‘我知道我昨晚回来的有些晚了,以后不会了’赵云澜抱住沈巍的腰撒娇道,‘嗯,好香~还是我的小巍做的好吃’






沈巍停下手中的活欲言又止的看向赵云澜




赵云澜被他看得有些心虚,‘我知道我昨晚做了错事,这是最后一次,你相信我好吗?沈巍,我是爱你的。’






‘真的,以后我再也不去夜店了,昨天是我喝多了,我什么都没干是…’




‘吃饭吧,一会儿该凉了。你胃不好’沈巍打断赵云澜的话,眼里一片寂寞,那种寂寞让人痛心




说着,沈巍便转身去了洗手间,他迅速的把门反锁,身体一点一点的滑落,最后他瘫坐在冰凉的瓷砖上,原来黑袍使的心也会痛啊。沈巍讪笑道。自从大战后他没来黑能量也没了异能,和普通人类没事么两样。沈巍感觉有什么东西从眼角滑过,是泪,原来,自己还会哭啊…真是可笑…




看到这样的沈巍赵云澜还哪有什么心思吃饭,他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玩大了,他不停的拍着门,‘小巍,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开门啊!’




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那还能是哪样呢?沈巍自嘲地笑了笑,三年了,赵云澜天天流离于酒吧夜店,每次都有浓郁的香水味。还要怎样?难道把人领到家才肯罢休吗?




‘没什么,吃完饭,该上班了。不要老迟到,以后好好过。’沈巍打开门,拍了拍赵云澜衣服上的灰尘,‘路上注意安全,路不平,以后慢些走。’眼里却还是有化不开的忧愁




赵云澜绝对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只好点头答到:‘以后我们好好过,你上班路上也慢点’说着便出了门。




沈巍从窗户看着赵云澜渐行渐远得背影,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心却道:赵云澜你在看我一眼,就一眼啊…




赵云澜心里慌的狠,他停下脚步,却还是没有回头。




沈巍其实在一个星期前就辞了职,他穿上了第一次见赵云澜时的风衣,慢慢地走上楼顶,看着远处赵云澜消失的背影沈巍笑了,眼眶却红了:‘赵云澜,再见了’的却这样纠缠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赵云澜不是一万年前的昆仑,而他也不是曾经的黑袍使了,缘尽如此吧!




沈巍张开双臂,向下倒去,除了耳边呼啸的风以外,他看到了万年前的昆仑,和七年前的赵云澜,‘云澜,我爱你’




楼下的人一片慌乱,赵云澜感到心脏一阵绞痛,他去了沈巍的学校得知沈巍在一个星期前就辞了职,他开始心慌,想去今早的种种不对劲,这是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耳旁却是一阵轰鸣,怎么可能,他的小巍怎么能狠下心不要他?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赵云澜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好好睡过觉了,他总是梦到沈巍,梦里的沈巍温文尔雅,面带微信的看着他,眼神里又是眷恋又是愧疚,他说‘云澜,以后好好过…’可梦境转眼又变了,沈巍躺在冰凉的地上,身后的血氤氲了大地。




旧梦入新茶,




故人何时归?





















评论(21)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