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羡

拾花采梦(一)

@似淡非蛋

       1977发生了不少大事,恢复了高考算是重中之重。平日里的津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是几乎见不着亮的。可今年不同,蝉鸣声伴着昏黄的灯光同莘莘学子们一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紧张而充实的夜晚。
 
  
         别人家忙着鲤鱼跃龙门,盼着从傻小子变成状元郎。而关家则为关宏峰和关宏宇这对双胞胎忙得手忙脚乱。

      关家也算是大族了,族谱上有几位祖宗还都曾当过几天的大官,只是家道中落。关家的姊妹堂兄表弟的早就各奔东西了,好几年前还会回来祭祭祖,如今早已是形同陌路。可能是因为这对儿孪生兄弟长得太过相像,就像是照镜子似的,连屁股上的胎记都一样。才使得其他亲戚产生了好奇顺带着想起了在津港的童年,想起了在津港的兄弟姐妹,于是抽出空儿来看看,顺便祭祭祖。这还得托这兄弟俩的福。


哥哥关宏峰,人如其名: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一听这名字就知道其人孤冷难近。

弟弟关宏宇,人如其名: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一听这名字就明白其人心胸宽广包揽万物。

关宏宇也不是什么都不在乎,比如凡事有关关宏峰的事,他就贼在乎。

关宏峰只比他大5分钟,凭什么让他管他叫哥!而且事事让着关宏峰,什么都是哥哥先,连上个厕所撒个尿都得哥哥先来。所以,这个称呼就是个问题了:不叫吧,显得不好。叫哥吧,又太损面儿了。于是,平时关宏宇对于他哥就直呼其名:“关宏峰,咱们玩警察抓小偷吧!”

“关宏峰!我当警察,你当小偷。”

“喂!你陪我玩玻璃球!”

    “喂!……”

关宏峰倒也不在意,也任着这个弟弟随便叫,凡事只要不过火也就罢了。天天像个小大人似的拿本小人书捧在床上看。在关宏峰很小的时候他就明白,所谓的生活只不过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交织在一起的交响乐,有慢板就有快板,有抒情就有亢奋,有伤痛就有幸福。在平平淡淡中寻找生活的激情,人生才能过得开心,过得快乐。

   而关宏宇则认为,生活=生火。只有把火苗烧得旺旺的,做出来的饭才香,只有把火烧得高高得才有节日里来放旺火的气氛。人的一生就一把火,总得轰轰烈烈烧上他一阵才算数。所以关宏宇从小就想得要搞出什么大名堂来。

  当然平心而论,关宏宇也承认关宏峰算是一个合格的哥哥,东西很少跟他抢,也不和他打架,最多就是沉个脸不理人,这个时候多半都是关宏宇主动道的歉。可是他太闷了,关宏宇总也是希望自家哥哥也可以和自己一起把二蛋家的玻璃打碎、剪了小红的长发……

     正所谓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共享。一起闯祸、一起罚站,这才是好兄弟!可他哥哥平时就是一闷葫芦,你还指望着人家和你一起闯天下?没告密就算不错了。所以,关宏宇打定主意费劲心思的要把他哥拉下水。

      “哥,那个……爸有事叫你过去一趟。”

    “哥?”关宏峰一脸疑惑的表情看向关宏宇:“你是不是又闯了什么祸栽赃给我?”
   
    关宏宇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呵呵,哪有的事,我关宏宇是那样不讲义气是人吗!”
   
    “你会写义气这两个字吗?”
   
    “…………”关宏宇听得脑仁疼,好汉不吃眼前亏,且让他一让:“反正我是告诉你了,去不去是你自己的事,咱爸问起来我就说是你死活不去。”关宏宇眼睛直瞅房顶,右腿还一抖一抖的。
   
    关宏峰看不下去:“别抖腿,站直了。”

  “你不去我就抖。”

   …………

     关宏宇不说话,望着墙角继续抖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却虚的要死:他哥万一真的不上套该怎么办?要不买个猪皮垫在屁股上?

      关宏峰见状亦是明白了七八分:“把你的衣服脱下给我。”
   
    “什么?”关宏宇不明所以
   
    关宏峰有些认命地看向关宏宇:“你让我去唱戏也得给套戏服吧!”
   
       关宏宇闻听此言欣喜若狂:“给给给!我现在就脱。哥!你也快点脱”
   
       
      关宏峰难得一笑:“……你不是说咱爸叫得是我吗?”
   
   
    “……”
   
   
   
        “关宏宇!你这个小兔崽给我过来!”关父在门口很合时宜的喊到:“才八岁,就学会撒谎打架了还有没有王法了?!快滚出来!别逼老子动手!”

         “哥,你要信我,我真没撒谎。”关宏宇是真的慌了。

       “那打架是怎么回事?”

    “那是他们先打的我!他们和我要保护费!”关宏宇此时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清:“哥,求你了。我昨天刚挨完打现在屁股还是肿的。”

    “桌上有几道算术,你替我做了。”关宏峰脸上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这可是最后一次。”
   
      “行行行,快去吧!我的亲哥”管他第几次呢?反正下次惹了祸还找他,关宏宇的如意算盘打着好,这次卖个乖,多叫几声哥,他哥肯定就不说啥了。关宏宇是了解关宏峰的,别看关宏峰平时一脸小大人的样,面上冷冰冰的。其实心里幼稚得很,只要关宏宇多叫几声哥哥,再多说点好听的,就算是关宏峰在不高兴,气儿也消了一半。
   
    
       “对不起爸爸。”关宏峰决定先道歉,也许还能少挨顿打,“是我太冲动了,而且打架确实也是不对的,这个您曾经也说过。”

    关父听到此话气瞬间消了一半,本来这次回来他心情就不错,又看到了儿子主动承认错误也不好在板着脸:“既然都知道,那为什么还打架?”
  
        “他们和我要保护费。”关宏峰尽力地学着关宏宇平日里来的乖张,“我不给就他们打我,但他们也不看看小爷是谁的儿子!岂能这么容易的被人欺负”

          “那也不能打人!你可以选择去派出所”关父看着‘关宏宇’嘚嘚瑟瑟的样子又不禁训道:“你看看你把人家打的,哪像人家跟你收保护费的样子?再看看你,平时吊儿郎当的没个正经,多学学你哥哥。”

       关宏峰有点忍俊不禁,“爸,我那是自当防卫!”

        “不错啊,你还知道自当防卫啊。”关父成功的消了火,“去,自己去屋里写篇算术”

       “哎!谢谢爸”

   
       “哥、哥你出来了?”关宏宇一脸幸灾乐祸地表情看着他哥,“你没挨打吧?”

      “没有”关宏峰叹了口气,“你是多希望我挨打啊?!”

        “呵呵,哪有的事啊?你是我哥,我怎么会希望你挨打呢?”关宏宇一把搂过关宏峰,“说说,你怎么没挨打,也教我几招。”

   
       “坦白从宽。”

       “就这啊!嘁,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好主意呢?”关宏宇瘪了瘪嘴,失望地放下了胳膊,“那他还说什么了?”

      “让你多和我学学,别整天没个正形的。”

     “和你?你才比我大几分钟啊?”

      “大一分钟我也是你哥哥!”

    关宏宇憋了憋嘴,原本一大堆感恩戴德的话都瞬间咽回肚子了里,“不就大了几分钟吗?厉害什么?”关宏宇并不喜欢他这个只比他大了五分钟的哥哥,所以只要关于关宏峰的事情他都想参与一下和他比比高低,因为他认为如果他是哥哥会比关宏峰做的更好。

    认知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的,关宏宇对他哥关宏峰的改变是不久后8岁生日的那一天。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