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羡

遇见

@鲁门三把斧 太太把我拽下坑

一个独轮车,ooc渣文笔


  
   刚刚出生的小郝眉遇到了7岁柯晟。柯晟左看看,右瞅瞅。最后鼻子一抽、眉头一皱,说了句:“啧,真像猴子!”

    还在襁褓里的郝眉像是听懂了似的,“哇”   的一声哭了起来。

再见到郝眉是三个月后了。

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对此柯晟深感认同。

看看怀里皮肤白白嫩嫩,小嘴粉嘟嘟的小孩,柯晟不禁对生命感到敬畏与好奇:刚刚生出来的时候明明像一只猴子,现在看起来完全是一个可爱的宝贝,和刚出生的样子还真不一样。

   柯晟想着,便举起了小郝眉。被举过头顶的郝眉很是高兴。咿咿呀呀的叫了老半天,还挥舞着小拳头,仿佛自己是一个胜利者。就在柯晟刚刚要张嘴哄他的时候,小郝眉没把持住,一个激灵,就把尿撒到了柯晟的嘴里。

柯妈妈倒是想得开,在一旁笑道:“晟晟啊,这就是童子尿。”

再次相见,是四年后了。

7岁的郝眉穿着小西裤、小皮鞋。扭着小屁股哭唧唧的朝14岁的柯晟跑去,抱住他的腿。嘴里还不听的喊着:“哥哥,哥哥。你别哭。你还有我。”

       郝妈妈擦拭了眼泪,说道:“小晟,以后我们的家就是你的家。别哭”


13岁的郝眉脸上虽然还挂着稚气,眉宇间已经透着英气了。20岁的ko捏了捏他的脸感叹道:“白驹过隙啊!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

   郝眉看着他,张了张嘴,可最终还是没能把那句话说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说的出口,也许只是觉得别扭吧!

「不论多大,我都是你的弟弟。」

16岁的郝眉第一次觉得自己学撒打学的没错!打哪哪就疼!

什么骨折、脱臼都是TMD浮云。

23岁的ko遇到了人生的第二个低谷:创业的失败,合伙人的背叛和女友的抛弃。

多重打击下,ko喝醉了。当郝眉赶过去去的时候,他还正和一帮流氓撕打。郝眉见状,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上!把那帮小混混打的龇牙咧嘴。

许多年后,俩人运动完之后ko问郝眉:你当时,为什么要帮我。万一是我先惹得人家呢?

郝眉笑了:你是我哥,我不帮你帮谁?


34岁的郝眉已经不在年轻,他躺在41岁的ko的怀抱里。睡的正香。ko扒了扒郝眉的头发,发现有好几根白头发。ko手痒,拔了。

郝眉揉揉眼睛,问道:“你又发什么疯?大半夜的不睡觉”

“眉眉,你有白头发了!”

    “我的三十好几的人了,有白头发正常。”

        “嗯”

         “傻瓜!没听说过一个词语吗?”

          “什么词儿?”

           “老夫老妻啊!”

           ko没有说话,这是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了一些,安抚道:“在睡一会儿吧!”他用鼻尖蹭了蹭郝眉的鬓角想到:无论无何,在人海茫茫中能遇到你,便是我一生的幸运。可惜,郝眉没有这么想。他爬到爱人的身上,在ko的耳边沉声:“如此良辰美景,佳人相伴。岂能荒废时光?”说着,手指便顺着ko的唇瓣慢慢的滑了下去。

ko邪魅一笑:“那就不要后悔……”

      “切!眉哥最硬最尿性!”

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含情。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试与更翻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忒颠犯。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对了,什么是骨科?
     

评论(3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