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羡

七年之痒 中




沈巍走了以后,赵云澜天天在沈巍的墓前买醉。醉梦里的沈巍还是在笑,可赵云澜的心在痛,他想上前拥抱沈巍,可是幻梦一碰就碎。他心痛,他后悔,要是那天他没有上班沈巍是不是就不会离开自己?


其实他知道,无论如何他那天上不上班,沈巍是迟早会离开他的。他赵云澜这辈子做的蠢事太多了,他对不起沈巍。


赵云澜瘪了瘪嘴,拭干了眼泪:‘沈巍,我来看你了。最近我很好,小郭和老楚在一起了,祝红也找到了归宿,现在大家都很好,就差你了。你…在那里好吗?有没有想我啊…我最近又梦到你了,你和我说,你原谅我了’赵云澜抬头望了望飘落的秋叶,‘又是一年了,在外面玩够了,就回家吧。我等着你’沈巍,我等你啊…你快些回来吧,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回来看看我啊…一滴清泪掉了下来,几乎看不到。


原来等一个人的感觉这么痛,这么渺茫,那种感觉他无法形容,就如同在沙丘里找稀缺的水源一样,他不知道他的沈巍是怎么熬过那万年的。


赵云澜在赎罪。一个人可以错过许多事情,可以错过时间的蹉跎,但他万不要错过爱,因为所有的爱只有一次。


七年了,原来他的沈巍走了七年了…好快啊…时间过的真的很快,但他始终忘不掉沈巍拍着他身上的灰尘和他说,‘云澜以后好好过,路不平,慢些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没有沈巍自己。原来沈巍早就伤透了心,不要他了…


不过他可以等,黄泉路上他不会让他的小巍太过寂寞。

七年之痒

ooc是我的,大战后沈巍失去黑能量和异能成为一个普通人




沈巍看了看表,23:40了,他起身去厨房给赵云澜熬了粥,七年了,他们之间发生了许多变数。他们的相识,他们的相爱,和他们的矛盾,七年仿佛是所有人爱情中的一道坎儿,从激情,到平淡,再到厌倦,谁也逃不过,包括他和赵云澜。




赵云澜因为酒精作用,变得迷迷糊糊,胃还在翻滚。沈巍下楼接了赵云澜,并向他的朋友致谢。这是第几次了?沈巍不知道,也无心去计较,他累了。




回到家沈巍帮赵云澜换了衣服,一口一口地给他喂粥,看到赵云澜脖子上的吻痕,心也一点一点的凉了下去。




沈巍毫无意外的又失眠了,他把赵云澜扶上床以后自己去了书房。灯是关的,只有电脑发出的光包裹住了沈巍,他在看他们的结婚照,七年了,赵云澜早已不是原来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赵云澜了,而他也不是曾经的黑袍使了,他们都是凡人,生活在尘世中,谁也少不了七情六欲。




第二天早上,赵云澜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死命地按着因为宿醉而疼痛的太阳穴。他想起昨晚自己做的蠢事,光着脚就跑去洗手间,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红印,他乞求沈巍没有看到。




也许是因为愧疚,今天的赵云澜破天荒的没有用沈巍叫,而是自己穿好了衣物早早得下了楼 ,看的沈巍忙着做早餐,讪笑道,‘今天,做什么好吃的呀,’




‘三明治’




‘我知道我昨晚回来的有些晚了,以后不会了’赵云澜抱住沈巍的腰撒娇道,‘嗯,好香~还是我的小巍做的好吃’






沈巍停下手中的活欲言又止的看向赵云澜




赵云澜被他看得有些心虚,‘我知道我昨晚做了错事,这是最后一次,你相信我好吗?沈巍,我是爱你的。’






‘真的,以后我再也不去夜店了,昨天是我喝多了,我什么都没干是…’




‘吃饭吧,一会儿该凉了。你胃不好’沈巍打断赵云澜的话,眼里一片寂寞,那种寂寞让人痛心




说着,沈巍便转身去了洗手间,他迅速的把门反锁,身体一点一点的滑落,最后他瘫坐在冰凉的瓷砖上,原来黑袍使的心也会痛啊。沈巍讪笑道。自从大战后他没来黑能量也没了异能,和普通人类没事么两样。沈巍感觉有什么东西从眼角滑过,是泪,原来,自己还会哭啊…真是可笑…




看到这样的沈巍赵云澜还哪有什么心思吃饭,他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玩大了,他不停的拍着门,‘小巍,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开门啊!’




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那还能是哪样呢?沈巍自嘲地笑了笑,三年了,赵云澜天天流离于酒吧夜店,每次都有浓郁的香水味。还要怎样?难道把人领到家才肯罢休吗?




‘没什么,吃完饭,该上班了。不要老迟到,以后好好过。’沈巍打开门,拍了拍赵云澜衣服上的灰尘,‘路上注意安全,路不平,以后慢些走。’眼里却还是有化不开的忧愁




赵云澜绝对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只好点头答到:‘以后我们好好过,你上班路上也慢点’说着便出了门。




沈巍从窗户看着赵云澜渐行渐远得背影,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心却道:赵云澜你在看我一眼,就一眼啊…




赵云澜心里慌的狠,他停下脚步,却还是没有回头。




沈巍其实在一个星期前就辞了职,他穿上了第一次见赵云澜时的风衣,慢慢地走上楼顶,看着远处赵云澜消失的背影沈巍笑了,眼眶却红了:‘赵云澜,再见了’的却这样纠缠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赵云澜不是一万年前的昆仑,而他也不是曾经的黑袍使了,缘尽如此吧!




沈巍张开双臂,向下倒去,除了耳边呼啸的风以外,他看到了万年前的昆仑,和七年前的赵云澜,‘云澜,我爱你’




楼下的人一片慌乱,赵云澜感到心脏一阵绞痛,他去了沈巍的学校得知沈巍在一个星期前就辞了职,他开始心慌,想去今早的种种不对劲,这是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耳旁却是一阵轰鸣,怎么可能,他的小巍怎么能狠下心不要他?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赵云澜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好好睡过觉了,他总是梦到沈巍,梦里的沈巍温文尔雅,面带微信的看着他,眼神里又是眷恋又是愧疚,他说‘云澜,以后好好过…’可梦境转眼又变了,沈巍躺在冰凉的地上,身后的血氤氲了大地。




旧梦入新茶,




故人何时归?





















梵尘醉梦

前尘(一)




2018年秋,龙城广场




‘哎呀,又死人了!这是第几个了?’




‘快别看了,多晦气,一个星期死了好几个了’




‘让开!都让开!我是警察还是你们是警察?都聚堆搞暴乱啊?’赵云澜一脸暴躁地驱赶围观人群。




  ‘老大今天是咋了?这么暴躁’林静小声问生病的祝红。




‘暴躁?他哪天不暴躁’祝红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都瞎嚷嚷什么,看戏呢?赶快来帮忙"






 ‘沈巍?!你怎么在这儿?’赵云澜见到尸体旁的沈巍吃惊的问道,‘你们大学没课了?’






‘从现在开始我是特别调查处的顾问’




‘顾什么问,谁让你来的?是不是老赵?’赵云澜气的转了一圈,咒骂道:‘我就知道那老狐狸没安什么好心!’说着便脱下自己的风衣披给沈巍,‘从小你身体就不好,还不懂得多穿点’




‘还有那个新来的叫什么来着…’赵云澜指着郭长城半天说不出话。




‘老大,他叫郭长城’林静在一旁小声嘀咕




‘哦,对,那个小郭你赶快送沈教授回处里,验尸的事情先交给老楚’




‘赵云澜!这是我的工作,工作时间请你不要打扰我’沈巍有些生气,被赵云澜当做一个小孩着实不好受。




‘工个屁作,你先把你身体养好再说’赵云澜说着便朝小郭一扔钥匙,‘人交给你了’




赵云澜转身咬着沈巍的耳朵说到:‘如果沈教授今晚想腰疼,那就千万不要听我的话’




  ‘赵云澜!’沈巍的脸唰的一下变红。




‘其他人看什么看!看戏呢?还不敢快工作!’




‘可不是嘛,您老每天在戏台子上唱戏’祝红小声嘟囔




‘说什么呢都?赶快工作!’






赵云澜看着沈巍离去的背影想道,上一世我欠你的太多,就让我在这一世全部补齐







求已完结的好文,谢谢大家,小透明刚刚入坑,拜托了🙏🏻

曾经爱楼诚的姑娘们,你们还好吗?

我想拿刀切断自己手,

活着,也许就是为了受苦

活着的意义是为了凸显困难的存在

活着便有酸甜苦辣咸,

活着只是为了眼泪夹饭再奋斗

所以,我选择了死亡

求求大家救救我,我妈说我是自愿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