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羡

感觉自己是没得治了,喝了药也不见好。

我在努力码字,大家相信我啊!!!

不想码字,不想写文。。。妈的!我特么什么都不想干,只想睡觉

码字是一件过程痛苦的事情

夜空幽门

@七心海棠 太太不但给我评论还鼓励我。觉得自己马上变成阿飘了
 

  枯萎与绽放只是一线之隔。

      郝眉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可他害怕,他舍不得这个世界上只剩ko一个人,他答应过ko要陪他一起慢慢的变老。一起去看四季变更,一起去看太阳东升西落……他们还有好多的事情没有做。不甘心,不甘心!

      郝眉恍惚之间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慢慢的他失去了意识。“对不起ko,对不起……”泪珠缓慢地顺着眼角滑过他满是鲜血的脸,留下一条泪痕。

        “呼!”也许是死亡的感觉太过清晰郝眉猛地一下起床,看看了自己的身体,还好没有伤痕。但,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

           “醒了?”一个身着黑色绸缎、身形提拔的男子背对的郝眉说的。

               “这是哪?”

               “望乡台”

                
                 “我……怎么会呢?我……”郝眉有些手足无措地慌乱起来。
  
                    “唉,真是一代不如一代。”黑服男子带着面具转过身来将郝眉扶起,“在看最后一眼吧”
 

             “不,不!什么叫做最后一眼。”郝眉挣扎地摔开男人的手臂,哭喊着。

                 “别闹!”男人沉声呵斥。

                    “求求你,让我回家。让我回家吧!我爱人还在家等我。他、他没有我不行的!”郝眉心里一阵又一阵的恐慌,他感觉到自己大脑一阵阵的晕眩,还生疼生疼的。他死死的抓住男人衣服的下摆,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我不想死,我死了我爸妈怎么办,ko怎么办?”哭到最后郝眉已经完全失神了,瘫坐在地上眼睛木木的没了往日的生气。

                     “在看一眼吧。一命二运三风水,人生七苦迟早得经历。”
                  “算了,不看了”  郝眉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明明眼圈都红了,还要强装潇洒。
                   “可是最后一眼。”男子提醒到。

                     “我怕我看了会心痛,我怕我看了以后会有更多的留念。我已经死了,即使再看100眼又有什么用呢?我不希望看到他为我难过。我怕看到他哭”

  
                      “你叫什么?大哥”郝眉脸上的眼泪已经干了,但泪痕还触目惊心的留在脸上,它也许是亡灵的最后一次哭泣了

                         “……我?”

                             “对,咱俩认识也算是缘份。”郝眉强行的笑了笑,又见男子没反应,继续说道:“你要是为难就算了”

                  “没事,反正你也得喝孟婆汤”
  
                      “我,可以不喝吗?我听说喝了孟婆汤就会忘了前世所有的事情。我不想忘记”

              “那就去忘川河。历经千年之苦。你受得了?”
                
             “能”
                  “你?里面虫蛇遍布,恶鬼横行。时而寒毒蚀骨,时而烈火烧身。铁犬铜狼万般撕咬………岂能是你可以承受的了?就算是你可以忍受,千年之间你要看的他不断的投胎、转世。你说也说不得。即使,你历经苦难重新步入轮回正道。他也早已将你忘记。”

             男子每说一句话就向前靠一步,郝眉推开男子吼道:“那又如何!反正我已经死了,无牵无挂。”说完便跑下往下台,向奈何桥奔去,纵身一跃,投入忘川河。

         ———————————————————

      ☆⒈《遇见》里最后一段文字是我在书里找到的。不是我自己写的

        ⒉这篇许多东西都是来自于度娘

         ☆⒊猜猜男子是谁?⊙ω⊙

  

              

          

就是这种感觉。

黑化我大橙子

居然没人屏蔽?!

遇见

@鲁门三把斧 太太把我拽下坑

一个独轮车,ooc渣文笔


  
   刚刚出生的小郝眉遇到了7岁柯晟。柯晟左看看,右瞅瞅。最后鼻子一抽、眉头一皱,说了句:“啧,真像猴子!”

    还在襁褓里的郝眉像是听懂了似的,“哇”   的一声哭了起来。

再见到郝眉是三个月后了。

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对此柯晟深感认同。

看看怀里皮肤白白嫩嫩,小嘴粉嘟嘟的小孩,柯晟不禁对生命感到敬畏与好奇:刚刚生出来的时候明明像一只猴子,现在看起来完全是一个可爱的宝贝,和刚出生的样子还真不一样。

   柯晟想着,便举起了小郝眉。被举过头顶的郝眉很是高兴。咿咿呀呀的叫了老半天,还挥舞着小拳头,仿佛自己是一个胜利者。就在柯晟刚刚要张嘴哄他的时候,小郝眉没把持住,一个激灵,就把尿撒到了柯晟的嘴里。

柯妈妈倒是想得开,在一旁笑道:“晟晟啊,这就是童子尿。”

再次相见,是四年后了。

7岁的郝眉穿着小西裤、小皮鞋。扭着小屁股哭唧唧的朝14岁的柯晟跑去,抱住他的腿。嘴里还不听的喊着:“哥哥,哥哥。你别哭。你还有我。”

       郝妈妈擦拭了眼泪,说道:“小晟,以后我们的家就是你的家。别哭”


13岁的郝眉脸上虽然还挂着稚气,眉宇间已经透着英气了。20岁的ko捏了捏他的脸感叹道:“白驹过隙啊!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

   郝眉看着他,张了张嘴,可最终还是没能把那句话说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说的出口,也许只是觉得别扭吧!

「不论多大,我都是你的弟弟。」

16岁的郝眉第一次觉得自己学撒打学的没错!打哪哪就疼!

什么骨折、脱臼都是TMD浮云。

23岁的ko遇到了人生的第二个低谷:创业的失败,合伙人的背叛和女友的抛弃。

多重打击下,ko喝醉了。当郝眉赶过去去的时候,他还正和一帮流氓撕打。郝眉见状,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上!把那帮小混混打的龇牙咧嘴。

许多年后,俩人运动完之后ko问郝眉:你当时,为什么要帮我。万一是我先惹得人家呢?

郝眉笑了:你是我哥,我不帮你帮谁?


34岁的郝眉已经不在年轻,他躺在41岁的ko的怀抱里。睡的正香。ko扒了扒郝眉的头发,发现有好几根白头发。ko手痒,拔了。

郝眉揉揉眼睛,问道:“你又发什么疯?大半夜的不睡觉”

“眉眉,你有白头发了!”

    “我的三十好几的人了,有白头发正常。”

        “嗯”

         “傻瓜!没听说过一个词语吗?”

          “什么词儿?”

           “老夫老妻啊!”

           ko没有说话,这是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了一些,安抚道:“在睡一会儿吧!”他用鼻尖蹭了蹭郝眉的鬓角想到:无论无何,在人海茫茫中能遇到你,便是我一生的幸运。可惜,郝眉没有这么想。他爬到爱人的身上,在ko的耳边沉声:“如此良辰美景,佳人相伴。岂能荒废时光?”说着,手指便顺着ko的唇瓣慢慢的滑了下去。

ko邪魅一笑:“那就不要后悔……”

      “切!眉哥最硬最尿性!”

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含情。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试与更翻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忒颠犯。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对了,什么是骨科?
     

秀恩爱


@绯辛 太太打开我k莫的大门!

流水账,只是一点心意。

ooc,渣文笔
  ①

肖奈和ko出差了!对于单身已久的汉子们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终于不用再tmd吃狗粮了!苍天有眼啊!

   

可惜,他们不明白一件事情:世上最大的恩爱就是相濡以沫的习惯。

       愚公破天荒的让小甄总开着那辆拉风的红色跑车送他去上班。下车前,他一反常态的帮小甄总整理了一下衣服,并且用腻死人的声音对小甄总微笑地说道:“慢点开,小心点。”

       小甄总腿肚一软:“半珊!你别这样。我知道,我不该背着你藏私房钱。我、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你、你别气……”

   明天是于半珊的生日,原本甄少祥给愚公一个惊喜。但没想到隐瞒了这么久,居然在今天东窗事发了!看来自己的保密工作还是不到位!

    于半珊微张双唇,手还停留在小甄总肩膀的位置上。一脸懵逼: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愚公一到公司,猴子酒他们几个就一奸笑朝着他酸唧唧的说道:“大清早就开跑车兜风,我们穷人还真是不懂你们土豪的生活。”

    愚公被说的脸上一燥热:“去,去!赶快工作!如果今天还干不完,看明天老三回来怎么收拾你们几个!”
   
   
    “喲!还害臊!人家眉哥是正二儿八宗的富二代都没你这么风骚!”
   
       “是不是啊眉哥!?”

        “嗯。”
  
      “……”
   
      “什么情况?眉哥刚才居然说‘嗯’!”
   
     ④
   
         午间休息,一个仰慕了郝眉许久的妹子。终于鼓起勇气走向郝眉:“师兄,这份报表我做完了,您、您看看哪有不对的地方。”妹子因为害羞不但声音越来越小,而且脸红的都能当辣椒炒肉了。
   
    众人唯恐天下不乱笑眯眯的等着好戏看。要知道,这妹子可是拥有‘s’形的前凸后翘,颜值也不比三嫂差。而且暗恋郝眉好久了,要不是有万年冰山——ko,人家姑娘早就表白了!
   
    郝眉反听收视的盯着屏幕不做声,妹子见状一咬牙,把自己的卷发别在耳后,又把报表放在郝眉两手直接,自己慢慢地贴上前去。
   
   
       郝眉镇定自若的起身脱了自己的外套,把自己的衬衫显露出来
   
    “咦?这件衣服咋这么眼熟?”

      “你瞎了吧?”于半珊借着桌子的力量用力一推照直滑到猴子旁边,潇洒地转了一圈:“这是ko第一次来这穿的衣服”

         “……”

          “……”

        “师兄,您看这个地方是不是错了?”妹子指着报表问道。

             “东西,我改。你,起开。”

                 妹子一脸惊讶地指着自己质疑道:“……你,让、让我起开?”

                    “嗯”

               妹子一气之下拿起报表摔下脸子就走,留下一群还在摸扎他低气压中蒙圈的吃瓜群众。本来是想看狗血三角恋的,结果硬生生的吃了三吨‘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的爱情忠贞大礼包。

          郝眉板着脸,径直走向wc。刚到洗手间,就一秒破功狂笑起来:“哈哈哈哈,憋死我了。”想起愚公他们一脸见鬼了的表情,郝眉照着镜子又做了几个k氏面瘫的表情,感慨道:“小爷正经起来连自己都害怕!”

鬼才知道自己刚刚忍的有多辛苦吗?如果不是ko那个亚洲第一醋坛子回来以后要翻监控,他至于这么委屈自己吗?

“好你这个死美人,居然戏弄我们!看完不整死你!”愚公和猴子酒以为郝眉出了什么事,进来一看才知道,这犊子竟然在作秀!

“不,不听我解释。都是因为ko,我……”
           
               “猴子,快把他嘴捂上!”

        

       今天小甄总请客,大家去包间的时候菜都已经上齐了。小甄总为了讨好娘家人,十分谦逊地站起来:“就随便点了些家常菜,也不知道合不合大家口味”
  
              “………”

      三鲜丁 炒虾仁儿,炸排骨, 锅烧猪蹄儿, 炒螃蟹……

      “这明明就是满汉全席,还什么‘家常菜’啧啧!”
    
          “去你大爷的,爱吃不吃!请你们就不错了!”

              小甄总用真挚的眼神看向于半珊:“没事,只要你开心就好”

                   众人感觉今天眼睛是要瞎了的节奏

          郝眉有些不太好意思开口道: “小甄总,能不能在要一个清蒸西兰花啊?”
                “卧槽!眉哥,你居然要吃素?”

                    “不是,这些菜都太油腻了。”郝眉急着辩解:“ko说了得荤素搭配。而且我怕吃得太油腻了对胃不好,让ko担心”

                         猴子酒双手一拜:“求求您二位大神!既然来了,就我我们安安稳稳的吃顿饭吧!等我们各回各家的时候你们自己回家秀!”

            ⑥

             果然,郝眉和愚公没有在作妖。就当一群单身狗认为这顿饭就这样安然无恙的结束时,他们受到了暴击!

        就在大家准备回家的时候,灯突然黑了, 甄少祥手捧点点烛光的蛋糕走向前去,对于半珊深情说道:“你总和我说:路还长,拿什么去弥补时间的缺憾。但我今天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告诉你:我们不用却弥补时间的缺憾。因为和你在一起的一分一秒都让我觉得充实、快乐。”
                 “半珊,你愿意让我陪你渡过第二个、第三个生日吗?”

                        “你确定,你不……”

                甄少祥打断了于半珊的话:“我不后悔,我绝不是一时起兴。人生苦短,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许是天人永隔,也许是长相厮守。生命很脆弱也很短暂。所以我不想让自己后悔。”
      
               于半珊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时间仿佛都凝固了,空气中散发着恋爱的酸腐味。
            
              后来,小小白打破僵局把灯打开:“那啥,甄总。您光说不行,您得拿实际行动来表明。对不对啊?大家”

                  众人:“对对!”

                    郝眉:“快吃蛋糕吧!饿死你眉哥了”
                   
                   等甄少祥把蛋糕放到桌子上的时候,顿时一阵哀嚎响起:

“我tmd今天就不应该上班啊?”

“啊!我的眼睛!”

“猴哥,你怎么没事”大力捂着胸口颤颤巍巍地开口问道,只见猴子酒稳如泰山得放下茶杯长叹一口浊气,突然拍桌而起,指着自己眼睛暴走道:“都tmd快成火眼金睛了!能没事吗?”

蛋糕一看就是小甄总自己做的:香芋色的奶油。上面画着是愚公移山的画面,还用草莓果酱歪歪扭扭的写到:祝你生日快乐

猴子酒在朋友圈悲愤的写道:“前有甄总跑车送情郎,后有美人单相思。单身狗没法过日子了”

三分钟后,他收到了大神的微信还是单独艾特。猴子酒觉得一股暖流从心中流淌:老三终于也肯给自己父爱了!他怀着激动的心情,用颤抖的手指打开微信发现只有一张卖相不好看的炒菜。上面配字:夫人的第一次永远属于我。特殊提醒:猴子酒。

                   

   

                    

         
       
   
   

活了这么久,依旧看不到明天。没有什么爱好,爱好早已在漫长的生活中消磨殆尽。

不是我矫情。是我本身的求生反应让我不想死